麻豆传媒操**

张牧之心里头有些不爽了。

不管怎么说,他也是玄清宗的宗主啊!

华夏两宗之一的大宗主,其地位,甚至可比一省之长还要崇高的!

现在,李天竟然是丝毫不给他面子,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架势,这让他心里升起几分怒意。

“这么说是什么意思?”

张牧之的语调一下变得冰冷下去。

“的孙子是一个成年人,他做了什么事情,后果自然是应该由他来承担。”

李天话音未落。

就听到轰的一声。

紧接着,张浩然自嘴里爆出一声惨叫,“啊!!”

只见,他人立刻跪在了地面上,面色一下变得煞白,而他其中的一条腿,更是已经鲜血直流!

眼见此幕,张牧之面色大变,“孙儿!”

粉艳花精灵展露婀娜身段极其靓丽

他惊呼一声,就要出手救人。

可在这一瞬,李天已经再次出手,隔空一拳轰了出去。

张牧之顿时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危机感,身形一动之间,瞬间往后倒退。

轰的一声巨响下。

地面上被打出了一个深坑!

张牧之的面色一沉,抬头看向李天,喝道:“李天,别给脸不要脸!我这般前来,是想要与修补下关系,可这样做,莫非是要与我玄清宗开战不成?”

“开战?”

李天冷笑一声,面上表情丝毫没有变化,没有半点畏惧。

他的身上,蔓延而开一股睥睨天下的霸道气势,吐出来的话语,更是嚣张到了极点!

“如果觉得一个玄清宗,能与我开战,那大可来试试!”

听到这话的田光,嘴角顿时一阵抽搐了。

他想要出声阻止这一切,可他心里十分清楚,现在这个时候,自己无论是做什么都没有用处。

李天的实力无比强大,他人微言轻,在李天面前不会有半点作用的。

“难道真的要与玄清宗开战不成?这个李天,难道他不知道,偌大的玄清宗,成立上百年,可是底蕴无比深厚的啊!他当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不成?”

田光心中暗道,面上不由得露出一个苦涩笑意。

至于张牧之的脸色,也在这瞬间一度变得阴沉了下去。

“李天,是在找死!”

“究竟是谁找死,难道还看不清情况吗?”

李天眼神一凝,踏步往前行去。

咔嚓!

“啊!”

伴随着一声惨叫声,张浩然的另外一条腿,也被李天直接废掉了。

张浩然慌了,他的额头上有冷汗汩汩冒出,双腿上的剧痛,让他难以动作半分,只能赶紧出声求救,“爷爷,救我,救我啊……”

此时此刻的张浩然,再无之前的骄傲模样,心中是害怕到了极点。

张牧之心下一急。

张浩然可是他的亲孙,当作是接班人来培养的。

实际上,张浩然也没有让他失望,在如此年纪,便已经是宗师强者。

若干年后,他定然是可以独当一面,带领他偌大的玄清宗,走向辉煌!

可现在,李天一出手,便废了自己孙子两条腿,他心下大急,“李天,给我住手!”

“我说了,他要付出代价!”

李天面无表情,吐出来的话语,更是充满了寒意!

“他差点害死了我的老婆,我会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!”

这话一出,张牧之心神一凛,这个小子,想要杀他孙儿!

“敢!”

张牧之暴喝一声,也顾不上其他的了,身形一动之间,一股澎湃的力量,瞬间凝聚在他的掌心,对着李天所在的位置,便是猛然劈了下去。

可李天只是斜睨了他一眼,轻哼一声,自身上凝聚成了一个无形的屏障。

砰!

一声震响之下,这一道掌风,直接劈在了李天所凝聚的屏障上。

屏障只是微微晃动一番,那一道掌刀,竟然是连李天的防御都破不了。

看到这一幕,张牧之的面色狠狠一变。

他知道李天的实力很强,但他没想到,李天竟然会是如此强大,他力一击,竟然连李天的防御都破不了?

而在这时,李天已经走上前去,一把将张浩然给提了起来,形同是拎小鸡一般。

张浩然更是心中惧怕,连连出声道:“李天不要杀我,求,放了我……”

“放了?”

李天冷哼一声,说道:“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?”

说话间,李天手下微微发力。

张浩然的脸色,顿时以一个肉眼可见的速度,渐渐发紫,呼吸困难!

“住手!”

张牧之见状,更是连忙惊呼出声,“李天,我服了,想要什么,只要说,我一定给!只要放过我的孙儿!”

他知道,此时此刻的自己,绝非是李天的对手。

如果直接开战,没准他自己也要搭进去。

所以为了自己的孙子,张牧之只能选择服软。

“只要放过我的孙儿,我可以向保证,想要什么,我都可以给!”

张牧之连连说道,许诺了许多丰厚的条件。

听到这些,李天眼里掠过一抹复杂光泽,他倒是没想到,张牧之竟然会为了区区一个张浩然,而愿意付出这么多。

见此情景,田光也站了出来,连忙开口道:“李先生,请看在我们华夏的面子上,放过这个张浩然吧!华夏不能少了玄清宗的支持!”

张牧之一听,更是心里一动,道:“李天,只要放过我孙子,我玄清宗,愿意与华夏展开亲密合作,可广收门徒,为华夏培养精锐战力!”

这才是江湖中那些门派存在的根本原因。

华夏的武者,其实有许多都是出自这些门派!

虽然华夏也有类似的培养机构,但有许多的秘法,都是这些门派的不传之秘。

如果玄清宗愿意展开合作,那么,华夏在短短数年间,必然会有许多强者被培养出来,战斗力绝对能有所提升。

张牧之觉得自己开的条件足够丰厚了,心中暗暗想着,今天只要他孙儿能逃过此劫,他日他必定要找这个李天算账!

生吃其肉,大口喝血,也不为过!

可就当张牧之以为,李天要就此罢手的手,李天却是兀自冷笑一声。

“所说的这些,我不在乎!”

话音未落。

咔嚓!

张浩然的脖子直接被拧断,生机断绝,倒在地上,彻底死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