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草莓小说app安卓版下载

丛刚微微蹙眉,随后便推开了封行朗捏着他脸颊的手。

可封行朗的手却紧随其后的撸上了丛刚的下巴,就是撸狗一样!

“不过封痞子,万一东窗事发,你家林雪落的柳树条,你能扛得住么?”

袁朵朵知道封行朗怕林雪落;林雪落仅凭一根柳树条,就能在家里横行霸道。

“就我现在的身板,一点儿都没问题!”

封行朗幽哼一声,“我对你的演技,绝对放心!”

“唉……”

袁朵朵一边抚着肚子,一边长声叹息:

“有时候吧,我是真想生个跟你一样阴险狡诈的儿子!可惜我家白默不具备如此优良的基因啊!要不……你跟我试管吧?!”

“那可不行!能给我生儿育女的,只有林雪落一人!”

封行朗哼声,“你……不配!”

“我去!封行朗,你秀恩爱就秀恩爱,伤我自尊干什么?”

夏末蕾丝少女唯美清新户外写真

袁朵朵怒声威胁,“小心我跟林雪落摊牌,说你为了让她留下,故意欺骗她!”

“欺骗她什么了?欺骗她,我并没有出轨,对她专情如一?”

封行朗笑得好不得意,“以我的口才,我女人只会感动到哭!”

“封行朗,算你狠!”

袁朵朵气得咬牙切齿,“但你答应过我,事成之后,必须帮我家白默搞定那个薛二亨的!”

“放心,我不会跟你一个女流之辈食言的!”

封行朗幽幽一声。

习惯式的伸手增过去,捏了一下丛刚的肚腩:几乎只有两层皮的那种!

“相信你了!”

袁朵朵哼着声,“对了封痞子,你最近是怎么保养的啊?我看你真的很显年轻耶!你跟大诺小子站在一起,保准人家会说你们是兄弟俩!”

“白太太,戏过了……”

封行朗幽哼一声,“你这马屁直接拍马蹄子上了!你这是想给我降辈儿,给你家白二傻子涨辈儿呢?!”

“封行朗,不跟你开玩笑!我是真觉得你显年轻了很多!不是剧本内容!我第一眼真把你看成诺诺了!”

袁朵朵羡慕声,“封痞子,你是怎么保养的啊?告诉我呗!是吃千年人参了?还是吃万年灵芝了?”

“哦,我最近挖了嬴政的祖坟!得了一坛子不老仙丹!你要我五折卖给你:一粒一个亿!童叟无欺!”

封行朗上扬着不羁的腔调哄逗着袁朵朵。

“真的假的?一粒一个亿?那也太贵了吧?!”

袁朵朵半信半疑,“最多一百万一粒!多了我宁愿变黄脸婆!”

封行朗:“……”

这女人的脑子,丢一半儿她妈肚子里了?!

说什么她都信?!

“一百万一粒?那抱歉,估计你连瓶子都没得舔!”

封行朗一边调侃着半信半疑的袁朵朵,一边卡住了丛刚的颈脖,想练练自己的臂力。

“封行朗,你诓我的吧?秦始皇的祖坟,不是兵马俑吗?我怎么没听新闻说有什么不老仙丹的啊?”

袁朵朵似乎意识到封行朗是在坑她。

“这你就孤陋寡闻了……”

封行朗幽哼一声,“行了,不跟你扯了!一会儿跟我女人去御龙城,记得机警点儿!”

“封行朗,你究竟有没有在御龙城里养小三啊?”

袁朵朵紧声追问,“你要是没养,我带她去哪里挖小三的坟啊?”

“御龙城里的女人那么多……你随便挖一个呗!给你自由表演的权利!”

封行朗幽哼一声,“只要能留住我女人,你大可以尽情发挥!”

“封痞子,你怎么这么坏啊?”

袁朵朵哼叹,“坑自己老婆不说,连自己都坑!”

“没办法!”

封行朗深情一句,“谁让我爱妻如痴呢!”

“得了吧,你还是不想找个晚上能Happy的工具啊!”

袁朵朵坏坏一笑,“其实林雪落不在,你可以自己用手解决的啊!力道和松紧,都可以自己把控的!”

“袁朵朵……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污啊?!”

封行朗被袁朵朵的那翻污话给怔愣到了,“白默教的?!不学好!可别带坏我女人!”

“跟你这个痞子学的!挂了!”

袁朵朵还不忘提醒封行朗,“记得帮我家白默搞定薛二亨哦!”

“现在的女人呢……比男人还污!”

挂断袁朵朵电话的封行朗,一脸玩世不恭的看向被自己捏了好一会儿脸的丛刚。

“捏你还敢躲?想造反呢!”

封行朗低厉一声,“还好大爷我今天心情不错!不然,有你好受的!”

那顽劣的口气,说得他好像能把丛刚怎么着似的!

看得出来,封行朗今天的心情是真好。

因为他成功的留下了自己的老婆林雪落。

虽说他也疼爱自己的小孙子,但对大儿子如此霸占自己的女人,还是颇有微词的!完可以用多请几个保姆的方法去解决的问题,为什么还要圈住他的老婆呢?!

再说了,他眼妻子林雪落,还有他们亲生的小儿子和小女儿要陪伴!

“给你弄的养生羹,你喝了吧。”

丛刚趁封行朗心情不错,便拿出了保温杯送至他面前。

“这么孝顺?”

封行朗微眯起眼表示怀疑,“不当逆子了?!”

丛刚没接话,只是将保温杯替封行朗打了开来。

封行朗接过保温杯闻了一下,“什么味儿?跟毒药一样!”

丛刚微微敛眉,“怎么,连我都不放心?”

“你把老子当小白鼠的次数还少么?”

封行朗没肯喝保温杯里散发出淡淡中草药味儿的汤水。

“觉得我会给你下毒?”

丛刚的眉宇浅浅蹙起,“就这么不信任我?”

“下毒嘛……你还不至于!”

封行朗轻扬眉头,“但你会不会在里面放点儿泻药什么……那就说不定了!”

“我没你那么幼稚!”

丛刚简直无语了。放泻药?那得多弱智的人才会做得出?

想到什么,封行朗站起身来朝茶水间走去。折回时,手里多了两个水晶杯。

丛刚:“……”

这家伙想干什么?一早喝酒?他不知道喝酒会减弱药效的么?

丛刚已经做好了强行灌药的准备!

封行朗直接跃坐在了办公桌上,然后将保温杯里的中草药液平分倒进了两只水晶杯里;然后就这么邪睨着丛刚。

“好东西呢,自然要一起分享的!我们两可是有过命交情的!”

封行朗扫了一眼水晶杯中的琥珀色的中草药液,“你先!”

就知道封行朗这家伙不可能好好喝药的;丛刚拿起一杯,一口就喝下了一半之多。

“咽下去了没有?”

为防止丛刚将中草药液含在嘴里,封行朗直接捏开了他的嘴;像个顽劣的孩子一样,在丛刚嘴里查看一番。

说真的,要换了别人,又或者是亲儿子,丛刚真想把封行朗暴打一顿,然后让他自己乖乖把药给喝了!

“还有一半儿呢!不敢喝了?”

封行朗端起丛刚手里的水晶杯,强行把剩余的药液灌进了丛刚的嘴里。

为了哄某人喝下,丛刚真的是将耐心发挥到了极致。

似乎把自己这一生的柔情,都给了眼前的这个大爷!

看到丛刚乖乖的喝掉了水晶杯里的药,确定没有不良反应之后,封行朗才勉为其难的喝了一小口。

“我去……什么玩意儿这么苦?”

说完,就把水晶杯放回了办公桌上。

可下一秒,丛刚突然一个敛肘,将身型健硕的封行朗给钳制住,趁封行朗反抗之际,狠捏住他的下巴颏,强行将水晶杯里的中草药液给灌了进去。

咕嘟……咕嘟……两声,封行朗被迫吞咽掉了所有的药液。

确定封行朗吞咽下去且吐不出来之后,丛刚才松开了他;并弹开到两米开外的安距离。

“死虫子,你竟然给老子灌药?”

果然,意料之中,封行朗炸毛了!

“你要乖乖喝,我能这么费事儿?!”

丛刚一直跟封行朗保持着两米开外的距离,以防封行朗狗急跳墙来扑他。

“死虫子,你敢强迫我?!给老子道歉!”

封行朗怒不可遏的扑向丛刚,丛刚敏捷的一个后空翻,直接翻过了沙发。

扑在沙发靠背上的封行朗,有那么点儿恼羞成怒的意味儿。

“你追上我,我就给你道歉!”

丛刚带上了激将的意思。

没什么比让封行朗睡上一觉来得更消停了。而且还能更好的促进药剂的吸收和清污祛浊。

封行朗的身体,饱受过他渣爹河屯的太多摧残;普通的滋补品,根本无法调理他身上的陈年旧伤。

追了两圈之后,封行朗突然顿下了脚步:以丛刚那快如猎豹似的反应速度,即便他长了八条腿,怕是也很难追得上。

得跟他玩点儿阴险狡诈的才能一招制敌!

于是,在封行朗去追丛刚第三圈儿的时候,一个趔趄摔在了地毯上;

然后封行朗痛苦不堪的抱住自己的膝盖,咝咝的哼喃起来。

明明看得出来封行朗是假摔,但丛刚还是不自控的主动上前来查看。

或许,这便是传说中的‘周瑜打黄盖,一个愿打一个愿挨’!

“狗杂碎!终于被老子逮住了吧?!”

封行朗扑身而上;随后便是五分钟的近身搏斗;再然后,封行朗便沉沉的睡着了。

良久,被垫在身之下良久的丛刚,在确定封行朗已经睡着之后,才把他给推到了一旁的地毯上!

大费周章到这种程度,也是没谁了!自己上辈子这是有多缺大爷伺候啊!